無法遠行的今日,閱讀《帶著希羅多德去旅行》隨旅

卡普欽斯基,一位很特別的特派記者,我真心覺得他靠著吸引力法則,想要跨越邊界的想法讓他有了到印度的機會,只要想要,向宇宙下訂單,他就幫你達成?(扯遠了)

不過想來,如今受武漢病毒疫情全球肆虐的影響之下,要想能跨越邊界就只能搭飛機在上空飛一飛吃吃飛機餐了,但是台灣上空如今那麼熱鬧,中共戰機一天到晚飛來玩耍,真要搭搭飛機過過跨越邊界的癮嗎?我想,還是算了。

以閱讀來遊歷 印度那個我還不敢去的國度

對於印度分工的描述和我對中國過去的印象很像,早在二十幾年前,工作的時候曾經是公司對中國投資公司的窗口,公司所有要跟中國那邊的交辦和聯絡都由我這邊去溝通,由於我是急性子,而中國那邊總是一板一眼,很少有人會肯多做別人的事,所以我總是感到很累,因為很簡單的事,要是我,早就自行處理掉了,那時也聽說在中國飯店裡端盤子的不擦桌子,一人職司一樣,他人也不能代勞,以保障其它人工作權,而現在中國也不見得都這樣了,我想印度,應該有所改變吧?

回想起去年,因工作的關係,老閭將一些工作外包給印度人,所以我也透過網路線上和印度工程師有過合作,用我的破爛英文,反覆和對方溝通工作修改事項,我覺得他相當敬業,耐煩地修改,即使跟他結案了,再要求他修改調整,他也不會跟你囉嗦,而且非常有禮,有一回他女兒生病要住院開刀,他特別通知說會晚一點才能交,我老闆寫信問他需不需要先將帳款交付給他應急,他回不用,相當有操守。

卡普欽斯基筆下的印度,看似著墨得不多,但也鮮明得描繪出種姓制度、階級在印度的廣泛影響,另外我覺得他也太幸運,連宮殿都進去住了。

長城植入基因 華人內心的城牆

卡普欽斯基從印度回去之後,有一回他老闆要特派他到中國交換,這一段讀來尤有感觸,尤其他提到前往參觀長城時,對於建築長城所代表的意義,我實在很驚心他竟然洞悉到華人的內心裡去了,沒錯,我們跟誰都有一堵牆,不擅溝通、交流,而且死生如此,即使墳塋也要有牆防圍,不是嗎?!

直至如今,我仍然時而感到在職場裡、社交場合,我們隨時保有一堵牆,難以翻越,難以接觸,難以溝通,難以親近。

看著作者對儒、道二家的剖析,我一度閃過一個念頭:

華人沒有自我,難有自我,無論是奉守儒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綱常,行禮如儀,以求保全,聽話順從習慣於掌權者,不敢違逆一二,而道家的無用之用是為大用,也是一種保全,因為無用,就不顯眼、不遭嫉,不被發現便好避免災厄臨身。

數千年來,華人長久深受儒、道、釋的影響,也最能接受極權統治,以天子為天,所以人民如草芥,除非推翻了天子,但也只是換一個朝代,換一朝天子也換一朝朝臣,人民總是最無辜的,最無聲最無言,無論來的天子是誰,就只能順從擁護,別無他路。

貪婪噬蝕 終致覆滅

他繼續遊歷,也繼續閱讀,歷史不知是有因果還是因壯大後便無畏貪婪了,揮軍長征豪奪他人國家,終究還是因小看而終致覆滅,歷史總是有著因鑑,而能收歛自我的恐怕是少之又少,雖不為一國之君的平凡百姓,也應記取事業或人生,往往就在你以為最頂峰之時開始崩毀,持盈保泰,方是保全之計。

人類的故事還在進行,正如書,也尚未看完,世界依舊部份寧靜部份瘋狂。
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到臉書
分享在 twitter
推到推特

留個話兒?不見得回應就是了……網路就是來去自便啦~

directorlife.tw

其他人也看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