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-刺蝟的優雅

以刺蝟外在隱藏內在優雅,二讀《刺蝟的優雅》

果然要深刻印在腦海裡,一讀都是不夠的。

一開始重讀的時候,約略有印象,某些頁面有畫線,只是對情節內容沒有特別感受,讀著讀著,愈來愈覺得彷彿似曾讀過,直至小津先生搬進去葛內樂街7號後,我逐漸發現我是看過的,然而,過去看過的既然沒有什麼印象,此回重新再讀過,總能有所收獲吧?

生存法則 你也是隱藏自我的刺蝟嗎?

我們人都有好幾面向,世間人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,有些人就可以做到八面玲瓏,然而,基本上都還能不脫離自己的性情,只是小說裡的荷妮,竟然必須每天小心翼翼地扮演,讓門房的角色恰如其分。

荷妮,一個外在符合門房的角色,但其內在卻是飽學之士。

荷妮,一位博學的門房,沒有顯眼的文憑,但憑自學,博通歷史、哲學、藝術、電影,幾十年的隱身孤寂,以廣泛知識、藝術鑑賞能力填實了數十年空虛的歲月,或許孤寂,貧瘠的不見得是她,恐怕是生活在喧囂繽紛世界裡的我們,因為在我們的生命空間裡,如此空洞,又能有多少質感呢?

在非小說,你我的現實場景裡,隨時可遇日復一日,虛偽和你應對的人,連討論個事情都沒有真實感,你眼前的同事對你討論的內容盡是敷衍,「是啊」、「是啊」的回應你,其實根本就不是,連番回你「是啊」只是在隱藏自己對事情沒有洞見的回應。

我們還總能遇到自恃學歷的人,曾經有一回,有某人對我說:我也碩士啊。

一聽,只是一聲「哦」就不想跟他多說,我不想虛偽地誇對方,因為對方實在沒有給我「碩士」的感覺,我沒有回他「李眉蓁不是也碩士」,就算對他待之以禮了。

你有碩士的頭銜不見得有碩士的本事,內行人早看得出來不過是三腳貓的資質,不懂何以要用「碩士」二字才能夠來證明自己?不具專業實力,有碩士跟高中畢業是有什麼兩樣呢?

階級究竟存在 但只是一時一地,不是生命全部

當荷妮因心存階級觀念婉拒小津先生的時候,我能懂為何她會為自己踩煞車,儘管她生命中第一次遇到與她如此相契合的對象,初始她還是認為自己不能和那樣有錢人成為朋友。

保護自己最好的方法,就是不與有錢人交往就不會和她姐姐一樣遇到傷害,長年為自己設下一道保險絲,保護自己免受傷害,趁未受傷即可熔斷。

但,愛情是衝破階級意識的,相識相知相契,在愛情裡沒有階級,如果有,便不是愛情。小津先生對她說:我永遠認得出妳;說:妳不是令姊;說:我們可以作朋友,甚至任何我們想做的。

或許我們原以為就此兩人就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,不過,這不是童話,也不是台灣的八點檔,原可能將展開的愛情還是以荷妮之死結束了。

頁次內容想說
70我讀了這麼多的書⋯⋯
然而,就跟所有的自學者一樣,我從來就無法確定我的理解是否正確。
吸收知識,即使是「誤讀」也無妨,或許可以另闢蹊徑,學問的無窮止就在於不該有固定的答案,不然很多學問都有各派各家是怎麼來的?自成一家自成一格就是創造。
126所謂文明,就是被掌握得體的暴力
157幸福人家彼此都很類似
不幸人家的苦難卻各不相同
229儘管我腳能踩在這個地方,但這地方是不屬於我的世界階級究竟存在,職業真的不分貴賤嗎?
235因為藝術就是不帶情慾的感動
276再沒有比富人對窮人欲望的蔑視更令人蔑視的了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