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體的傷能好,心裡的傷難痊

那一天,因公至派出所回來之後,一直有一種幾乎虛脫的感受,不過就是因公去報個案,錄個筆錄,為何我整個下午到晚上,都不是很舒服,那種感受就是整個人即將解離的感覺,極為虛憊,而且極為焦躁。

一開始,我以為是那場筆錄,錄得我太心力交瘁,畢竟口供太多,要注意的事很多,也要符合主管的意思,用腦過度,而且不喝不尿幾個小時,結束了還先回去給老闆報告後才再出去用餐,快速用餐後,十分累仍旋即回來忙碌,因為連休三天前的下午,很多事都得趕出來。

母女連心 自己也心神不寧

但真的是因為工作勞累的關係嗎?人家都說母女連心,那天下午媽媽出了車禍,我竟然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心神虛極,有可能是家裡出事了。

直到星期日回了娘家才看到媽媽走路不是很順,外子一問之下才知道是被機車撞了,問有沒有報警,警察有來,不過,媽媽說放過對方,沒有要求賠償也沒有提告,因為對方是從花蓮來北部,對方會恍神撞到她,可能工作很累,開銷可能也很大,媽媽覺得自己只有傷到皮肉,就算了。

告不告事小,有沒有賠償,也還好,我只在意媽媽的狀況,她說她只是皮肉傷,筋骨是沒有傷到。

但,我知道她真正的傷,在心裡。

和兄、嫂同住,但似乎他們夫妻倆見媽媽受了傷,未多加聞問,這才是媽媽心裡最難好的傷吧!

媽媽太堅強,出了車禍沒讓我們知道,兄嫂倆在家和媽媽同住,像似陌生人似地,我倒寧願媽媽別那麼堅強,讓她可以依靠我們,因為還有我們。

一家有一家難唸的經 過去的事很難真的過去

說真的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?我只能希望一切都能好好的,都能很圓滿,最近先父離開已滿4年,如今我們只能盼媽媽可以過得很好,這一輩子,一直為我們幾個小孩而活,這一生裡,她有的就這幾個孩子,可是她得到了什麼?

媽媽仍然還在回憶起過去的諸多傷害,曾經切心想要離婚的她,為了孩子們吞忍下來,沒有離開,而我們卻好難寬慰,好難化解她心裡的結,過去的事很難真的過去。

我好希望她多為自己一點,小孩大了,別操煩了,過去的事已過去,能夠放下了,還剩下的日子,不必活在傷害的回憶裡。
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到臉書
分享在 twitter
推到推特

留個話兒?不見得回應就是了……網路就是來去自便啦~

directorlife.tw

其他人也看…